2008年3月19日星期三

我的大奶表妹

『哥!還在忙哦!』聲音才剛到,被摟住同時背上也感覺到了一對不小的肉
球。

  「不是跟妳說過多少次了,都幾歲了,還沒個女孩子應有的樣子。」

  她是我的表妹,叫曉玟,十七歲的年紀卻有個不符年齡的一對大奶,34D!
應該還會長大吧!

  曉玟是阿姨和姨丈領養回來的,才過二年他們就有了自已的雙胞胎,在工作
和新生兒的問題下,她成了一大問題,而這問題很自然被養了二個兒子,一直想
要個女兒的老媽給擔了

  下了,也就這樣他成了家裡第一個外藉成員,當時十二歲的我和剛當完兵的
哥哥就成第一線的保母,倍受家裡人的疼愛。

  隨著年紀增長,我們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退伍後我隨著大哥的步伐到北部
公司,她也回到她家生活,不知不覺就四年不見了,直到幾天前。

  「叮咚!叮咚!」

  「咦!美女哦,不會是推銷吧!看起來好眼熟。」看了下監視器,才將門打
開。

  「靠!今天走桃花運了我,不會是仙人跳吧。」剛開門,突然被抱個滿懷,
讓我傻眼了,「怎麼她好像在哭,不會認錯人了吧」。

  「嗯……小姐,妳哪位啊?是不是認錯人了。」

  『韋誠哥,我曉玟啦。』

  「嘿嘿!真的耶,難怪看起來怪眼熟的,幾年不見有女H味了哦,先進來坐
。」看她眼滲滲的,逗她開心一下。

  『有女人味?那你現在要娶我嗎?』小時候的玩笑話她還記得,看樣子還是
個小女孩,但……真的很有女人味,特別是胸前。

  「(我在想什麼啊)好啊,如果你還願意嫁給快三十歲的老頭。」

  「妳怎麼跑來的?怎麼知道我們住哪?」剛說完手機就響了。

  『韋誠哦!曉玟偷跑上來台北了,我有跟她說地址,她等等會到,媽叫我們
照顧她,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大哥現在才打會不會太晚。

  「呃……她在我旁邊了。」對我哥我就像對老爸一樣,不太敢說些屁話。

  『那就好,那你先照顧她了,我下班就回來,先讓他到弟弟的房間休息吧。
』哦……外甥的房間啊,還好不然今晚我就得和尿尿小童睡了。

  「這邊我來處理,你忙吧。」掛上電話,我不懷好意的看著她。

  「逃家啊!課不上一個人偷跑到這地方來。遇到危險怎麼辦?」看著她,我
卻一點哥哥的威嚴都擺不出來。

  『現在是暑假,而且我是上來拜訪親友,不是逃家,哪有什麼危險,就算有
也有你和韋柏哥頂著。』

  「喲!好個伶牙俐齒的丫頭,妳說的算,等大哥回來再拷問妳。」聽到大哥
的名號,她也怕怕的,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怎麼上來台北也沒講一聲,姨丈他們知道嗎?高雄上來台北又不是很近,
想來找我們要說啊?一聲不響的妳知不知道嚇到了多少人!』大哥不虧是大哥,
一開門就霹靂啪啦的念了一堆,似乎都不用換氣,當老闆的就是不一樣,有空真
該學學,不像我說一句被回到啞口無言。

  「人家只是想找妳們就上來了,哪裡想那麼多。」她低低咕咕的,就只敢給
我聽,我喵了她一眼才停下來。

  『聽媽說妳是為考了北部大學和姨丈吵了一架就出來了,是不是?弟弟沒叫
曉玟阿姨,老婆這是我常題到的小表妹。』越來越佩服大哥,一次和這麼多人說
話。

  「是他說話太難聽的,到北部大學有什麼不好,什麼都可以靠你們,不像在
家裡。」打完招呼他們又對幹了起來。

  『好啦!好啦!先吃飯再說吧。人都上來了,慢慢解決就好。』吵了一個多
小時,終於在美女大嫂的緩頰下結束了,還是女人厲害,我只坐著連屁都不敢放
一個,溫柔鄉英雄塚應該用在這沒錯吧。

  『弟弟,你今晚和曉玟阿姨睡好不好啊?』

  「好啊,阿姨好漂亮哦,我要和阿姨睡。」小色鬼,看漂亮就想睡有其父必
有其子。

  「不要,我要和韋誠哥睡」,看著一桌傻掉的大人,「反正從小我就和他睡
一起了,習慣了不想改。」還說的真理直氣壯。

  『這麼大了,怎麼還這麼孩子性,你和弟弟睡。』

  「不管,我習慣了,不給我就出去睡。」

  『女孩子家大概不喜歡和小朋友睡,弟弟又會尿床,就讓她睡韋誠那吧。』
大嫂看又要吵了,再度發揮她的作用。

  「我無所謂,隨便。」

  『好,那韋誠和弟弟睡,曉玟就睡韋誠房間。』

  「啊!犧牲我啊,我不要和尿尿小童睡,乾脆你們和他睡就好。」大哥夫姨
倆瞪了我一眼。

  「我也不要,我要和韋誠哥睡,好久沒見他了,就讓我委曲這一次沒關係。
」什麼態度,我的房間耶。

  看情形又要吵起來了,我轉頭向房間走去,打算遠離戰場。「你們決定再跟
我說。」

  『韋柏,就就曉玟和韋誠一起睡吧,很久沒見了,又是兄妹不會怎麼樣的。


  『我就……,算了妳高興就好。』大哥嘆了口氣就看電視去了,到此戰爭結
束。

  『你在幹什麼?』一開門看到我就往我身上撲。

  「(哦!真的好大。)曉玟,都幾歲了還這樣,莊重點妳是女孩子耶。」

  『你是哥哥耶,讓我抱一下會死哦,再說我胸部這麼大,算你賺到啦。』

  「(暈倒)討論結果怎樣啦?」

  『你希望我睡你這嗎?』

  「啊?當然不希望啊,大哥不會同意你睡這吧,不要啊,我不要和尿尿小童
睡。」

  『哦,這麼不歡迎我哦,大哥說我可以和你睡一起。』她抱得更緊了,我快
不能呼吸了。

  「放開放開,不歡迎就想勒死我是吧。」其實是我快受不了了,感覺褲子有
漲起來了。

  「先去洗澡,等等要睡了,我明天要上班。」

  『好啊,你幫我洗。』

  「這誘惑太大了,三八什麼,快去洗啦。」

  聽著水聲,腦裡不斷想那大奶和近於模特兒的身材,再想像那搓洗的畫面,
禽獸!她是你妹耶,突然被自已的想法嚇傻了,就算是再飢渴也不用對自已的妹
妹下手吧,雖然我常想到嫂子的樣子,真是罪大惡極,想著想著,『哥!』嚇了
我一跳,『別再想像我洗澡了,我行李在客廳幫我拿一下。』連我想什麼都知道


  「喂!我正人君子咧。」我不否認,但也不承認,就向客廳走去。

  「喂!你幹麻?」一進門就看到正在擦髮的浴後裸女圖,一頭長髮配上精緻
的五官,小巧的臉蛋,標緻的身材,完美的比例,看我進來還沒有閃避的意思,
還笑了一下,我有點火了,玩笑不是這樣開的。

  『出來穿衣服啊,裡面濕濕的怎麼穿。』

  「都妳的道理,還不摭一下,快點穿起來。」行李扔過去後,我再也不好意
思看下去,怕我真的獸性大發。

  『好嘛,對不起啦,我下次會注意啦,又不是沒看過,以前還一起洗澡的,
看的也看了,摸也摸過了,還說要娶我。』聽出我不高興了,她還是滴咕的唸著


  「什麼觀念啊,真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小時的玩笑話妳也用到現在。」氣到
轉身的一瞬間,「妳是……」看見左腳剛進內褲,右腳還在抬在半空中,雙腿間
的隙縫還約略看到,帶著肉色的粉紅,不怎麼修飾的恥毛,使我腦袋一片空白『
別偷看轉過去。』罵人的同時我看她還張大了右腳,但我不好思意在看下去。

  『好了啦,色狼!我還以為你多正經咧,還是是轉過來偷看。』

  「我……」我啞口無言了。「你先睡我洗好澡就要睡了。」

  趁著洗澡時,想像著剛才的畫面,帶著些許的罪惡感,我開始套弄我的肉棒
,想像摸著她巨大的雙乳,身體隨著快感搖擺嗯啍出聲;看她躺在床上,讓我親
遍她全身,輕咬已動情豎起的淡紅色乳頭。

  『嗯啍……啍……』搓著34D的奶子,當手輕觸下身的隙縫見她哆嗦了一下
,隨著手指的頻率呼吸和呻吟逐漸快速,聲音也大了;當手指進入已沾滿蜜液的
甬道,那收縮的感覺多麼明顯,嗅了一下還真有少女的清香,溫熱的舌頭靈活得
在蜜道上竄動。

  『嗚……嗚……』同曉玟在含著我的肉棒,吸著馬眼時那暢快的感覺;就在
她沉浸在快感之中,肉棒在蜜道口待命進入,倆人不斷的親吻,馬眼可以清楚感
覺到入口的收縮及陰核立起,期待著肉棒的充實。

  『哥……我要……快給我……嗯嗯……啍……不……要玩了,快進來……,
人……人家受不了了……』,龜頭才剛進入,曉玟雙腳已迫不及待的將我勾住,
在推擠下肉棒一沒到底,『啍……啍……好漲……好……好棒……嗯嗯……嗯』
,不斷的抽插下,曉玟的聲音越來越大。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快點……再來……嗯……啍……
好滿……』。

  『不行了……啊……啊……來了……我……我要飛了……啊啊啊』隨著高漲
的聲音,曉玟高潮了,而我還在努力,『還……還來……嗯……嗯……嗯』,抓
著她的大奶邊插邊吸,肉棒漸漸變大,快到了,『嗯……嗯……嗯……快來……
快……快……啍……啍……哇……』射了,將好久以來的積儲解放了出來,好久
沒這麼動情了。

  『怎麼洗這麼久?人家都快睡著了。』隨著剛發洩完,看她躺在床上撩人的
模樣又將慾火燃起,為了擋住逐漸搭起帳棚的內褲,匆匆的上床。

  「快睡,不然明天起不了床。」剛說完一個溫暖的肉體就靠了過來,將我左
手夾在大奶間,手指輕微的碰到了內褲的下緣。「妳幹麻?」我慾火又上來了。

  『吼,借人家一隻手嘛,有東西抱著睡比較好睡。』這舉動令我動都不敢動
,想像就很過份了,再亂動碰到就罪不可赦了。

  「好好好,借妳,借妳,妳快睡。」她就這樣入眠,而我是撤夜難眠,更過
份的是,半夜時整個人幾乎睡在了我半個身上,推也推不開,左手在陰戶前清楚
感覺到溫熱感,還似乎有一小點突出,而她的左腳橫跨過我,不時磨蹭的小腿就
放在使我撤夜難眠,現在氣勢洶洶的肉棒上。

  就這樣熬到了天亮,本來想到公司補個小眠,在上班前被大哥補了一箭,『
韋誠,你就帶曉玟逛逛,熟悉一下附近的環境,昨天和姨丈說過了,她就在這讀
書,托我們照顧她,到時你把倉庫那間房整出來,那間比較小給弟弟睡,你去睡
弟弟房間。』看著出門的大哥,就這樣我又被賣了,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

  『大壞蛋,你就乖乖認命吧,來得太急什麼都沒帶,剛好帶我出去shopping
。』看著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

  「我何時又變大壞蛋了,想逛街?下輩子吧,讓再睡一下先。」

  『還說你不壞,你早上起來時……』看著她臉上泛起的紅蘊,真是可愛極了
,『那裡……硬硬的頂著我的腳』她越說越小聲『連對我都有感覺……』。

  「那是正常的好不好,我是正常的男人耶,早上不勃起你叫我以後怎麼幸福
。」難道她不知道我一整晚都這樣嗎?這也是很不舒服的,一點也不體諒我的辛
苦,「你不想看就去睡其他地方,別吵我要睡了。」

  一個人在床上立刻就睡著了,也許是整晚的刺激,在夢中的我依然平靜不了
,直到晚上才醒過來,「耶……糟小偷了哦?我沒睡這麼死吧,被搬家了都不知
道,幾點了?」看著突然乾淨的房間,一連串的問題在腦中出現。咦!左手在好
像按在什麼上,抓了幾下我棉被好像不是這感覺,剛轉頭我嚇傻了,撐住要下床
的手正好按在曉玟左胸上,而她正張大了眼看著我。

  『大壞蛋。』她紅著臉,只小聲的唸了一聲,倆人就僵在那,直到大嫂敲門
叫吃飯我才突然驚醒,快速下床整了整。

  「晚上啦,妳中午怎麼沒叫我起床。」仔細看了一下房間,「妳不會整天都
在整理房間吧。」看她還一直盯著我,連我轉了二個話題都不出聲,「吃飯了,
快下床吧。」在尷尬下我匆忙的跑出門,出門前小小聲說了句對不起,就閃了。

  吃完飯後大哥夫婦找曉玟聊聊,想到餐桌上她的眼神,讓我急忙的躲回房間
,上天保祐等等她別回來了。

  『大壞蛋你剛剛起床在幹麻!』又是兩顆大奶及肩,矇住了我的雙眼,在我
耳邊輕吐著熱氣。

  「別玩了,我還在寫報告。」不敢正對她,我輕輕的躲著,在閃避時明顯感
覺到她胸前的二點,她沒穿內衣!!「那是不小心的,我忘了妳在家裡,突然多
了一個人我不習慣,是誤會誤會!」

  『那你……為什麼又抓了幾下?』聽她帶著曖昧的輕挑語氣,像在看我笑話
一般。

  「別想那麼多,你是妹妹我不會做什麼的,去看電視去我要忙。」

  『誰說妹妹就不能怎麼樣?何況我還是表妹,沒有血緣的表妹。』

  「不要這樣說,我們家都把妳當自已親人看,別胡思亂想的,不看電視就洗
澡去睡了,今晚我趕報告。」心虛下只能快點趕走她。

  『你都睡不著了,我怎麼睡得著,我可是和你睡了一個下午,誰叫你中午叫
都叫不醒,我餓了就睡啦,今晚我陪你吧。』

  在她的軟磨硬泡下,報告還是沒趕完,又和昨晚一樣,她睡她的,而我才睡
醒沒多久,有的只是比昨天更清晰的感官刺激,為了她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陪她
,漸漸習慣她神經大條對我沒有防備的刺激,不再失眠有時還會抱著她入眠,似
乎少了她反倒是不習慣了,而這也是惡夢或許也是美夢的開始,因為一個星期前
我開始天天夢遺,而她對我也越來越超出兄妹的情誼,連我都感覺不太對勁。

  『哥!還在忙哦!』聲音才剛到,被摟住同時背上也感覺到了一對不小的肉
球。

  「不是跟妳說過多少次了,都幾歲了,還沒個女孩子應有的樣子。」雖然習
慣了,但還是忍不住唸了一下。

  「叩……叩叩。」

  『韋誠!你出來一下。』大嫂的聲音?『我有事和你談談。』剛開門她小聲
的說著,今天沒上班的她怎麼突然找我,不會趁大哥出差又難耐了吧……這又是
另一個故事了。

  「曉玟電腦妳玩吧!我看大嫂可能叫我個幫忙。」

  「怎麼了大嫂!」到了客聽坐下來,伸了個懶腰見大嫂有心事的樣子,「(
看樣子我想的沒錯,今天有得玩了)」。

  『你大哥不在,私底下你叫我名字吧。』點了點頭當回應她,『最近……我
看妳和曉玟常在一起?』

  「對啊,被纏著了,我也頭痛啊。」

  『我不是這意思,我是指你們倆個,會不會太親暱了點,有點超過了。』看
著她不悅的說,又不斷的注意著我的房間。

  「怎麼了?你吃醋啦?」有一陣子沒和她私下在一起,趁這時逗逗她。

  『我認真的在跟你說,你正經點,你感覺不出來曉玟看對你的態度已不是兄
妹之情了?』看她一臉認真,我也不好意思再逗下去,『你們兄弟就是神經大條
,什麼事久了就習慣了,一點也不再乎那細微的變化。』

  「(我們兄弟?是全男人吧)或許吧,那又怎麼樣?我當她是妹妹耶。」

  『妹妹,你……』她臉紅著細說著,『連我都碰了,還有誰不敢碰的。』看
著大我二歲的她還有小女孩的模樣,不禁令我有想抱住她的衝動。

  『你自已對她也有變化,只是你沒有注意而已,反正你自已把持點。』說完
她就回房了,因為曉玟在的關係,我就沒跟著進去。

  回到房間從背面看著曉玟,(我真的對她有感覺了嗎?)我就靠在房門上發
呆的思考。

  『回來啦!什麼事嗎?』

  「沒有,幫大嫂搬點東西而已,快去睡吧,有點晚了。」

  『嗯』她最近都乖乖得這麼早睡,讓我很吃驚。

  在電腦前思索著公司建案的事,卻不時在腦海裡出現大嫂的話和曉玟最近的
動作,在事業、道德和感情在腦中交戰,在想不出辦法來之下,還是在床上睡一
覺,一切就讓它自然吧。

  今天晚上睡得很不安穩,所有的事一股腦的在夢中出現,就在半夢半醒之間
,在一旁睡得正熟的曉玟突然悄稍離開我爬了起來,我並沒有怎麼注意,想她可
能尿急了吧,當作是做夢就又睡了,她輕輕的推了我二下,見我沒反應便將棉被
褪了下來,手悄稍的摸到了我還挺立著的肉棒上輕輕的搓揉,我在意識迷濛下以
為還是做夢就任憑她的動作,反正這幾天春夢和夢遺對我來說很正常,見我還是
沒反應,手竄進了我內褲之中開始套弄著。

  「嗯!」我輕吟了一聲,她沒有停下來轉而將我四角褲上的扣子解開,肉棒
瞬間彈了出來,她輕拂了一下頭髮,低頭就往肉棒含去。

  『滋……滋……滋……滋……嘶……』她很有技巧的含弄著,我感覺不太對
了,這不像做夢的感覺,立刻張開了眼抬起頭來。

  「(我不會還在夢裡吧?)曉玟妳幹什麼!」她大概被嚇到,猶豫了一下,
她加快了速度連手也用上了,感覺被手和嘴套弄及睪丸被搓揉的快感,我真有點
捨不得停下來,但意識上不許我們繼續下去,「停下來,別這樣。」我迅速的脫
離開來,雙手抓著她的肩搖了搖,「妳知道妳在幹麻嗎?」似乎抓得太大力了,
她眼淚就這樣流個不停,也不說一句話,還是我發現她臉上吃痛的反應才放開手
來,看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將她緊緊的擁入懷中,輕撫她的長髮,「
為什麼要這樣?發生了什麼事?」

  她忽然推開了我,『哥,我愛你。』抱著我的頭又吻了上來,我愣住了,最
擔心的事發生了,算了,就這樣吧,我也不管了,就這樣和她吻下去,當倆人互
相交換著體液,舌尖不斷在對方嘴裡搜尋著,我手自然在她大奶上撫著,好一陣
子我們才分開來。

  「曉玟,我也愛妳的,但這樣是不行的。」我將她轉身摟在懷裡,手依然享
受著她大奶的觸感。

  『我……我不能克制自已,我一直都愛著你,我不管怎麼樣都要和你在一起
,就算偷偷摸摸的我也無所謂。』她放任我左手挑逗,激動的抓著我右手。

  「所以,妳就用這方法?難道不怕我發現會生氣?」

  『嗯……啍……』她輕吟了一下,『怕啊!但我知道你最疼我了,而且這我
計畫過,所以不會怎麼樣的。』

  「計畫?這還要計畫?」看她紅著臉得意的樣子,我和她又吻上了。

  『如果一開始你一定會罵我,所以我就要讓你習慣,每天抱你,讓你看我穿
衣服,久了你就習慣了;晚上睡覺你以為我睡得很好嗎?

  我要挑逗你,還要讓你習以為常,花了一個星期你才肯好好的睡。』

  「然後咧?」

  『啊……啊……』我的右手開始向下移動,隔著她淡綠色的內褲愛撫,『討
厭啦!輕一點,嗯……等你一切都習慣了,知道你上班累回來會睡很熟,我就開
始每天晚上,幫你……』

  「幫什麼啊?說清楚啊?」

  『啊……啊……嗯……啊……啊……』見她不說下去,我加動了搓揉的力道
,她的蜜液已透過內褲沾溼了我的手指,『幫你打手槍,嗯……嗯……然後前幾
天我好奇下就,啊……嗯……嗯……學你電腦裡的影片去含,『啊……啊……嗯
……本來要再過一陣子給你的……啍……啍……嗯……結果你卻發現了。』

  「難怪,我這幾天天天做春夢,原來是妳這心機鬼搞的,看我怎麼懲罰妳。
」我轉個身將她壓在床上,看她的笑容是真心的,將錯就錯吧,低頭吻她的額頭
,輕輕嚙耳朵她啍了出來,細嫩的脖子,將礙眼的睡衣脫下,大奶在眼前還真不
是一般大,從周圍親起,舌頭不時嚐她身上的香味,看她淡紅色的乳暈讓我忍不
住咬了一下。

  『啊啊……』她的身體忍不住的扭動,腳無力的踢著,怕吵到大嫂她還用棉
被蓋了一下聲音,,嚐遍兩座大奶,順著乳溝舌尖一路下滑。

  『嗯……嗯……嗯……』她扭的更厲害了,雙手緊抓著枕頭不放,雙腳交叉
擺動,不知道是會癢還是忍不住了,到了最後關頭,見她內褲上的水漬印出的輪
廓,鼻子湊過去聞還有沐浴乳的香味,舌尖向明顯的陰戶竄去,指尖也輕輕的扣
弄著,每觸碰一下立起的陰核她就抽動一下。

  『啊……啊……啊……』前戲才快中段看她已迷失在肉體的歡愉上,把她的
雙腳抬起將最後一片阻擋褪去,高抬的腳使她最隱密的花園能一覽無遺,先前的
蜜液早將恥毛沾濕,看著緊張羞澀的她,我大嘴一張把整個陰戶含住,舌頭四處
亂竄,鑽著蜜道與入口上的陰核。

  『啊……啊……啊……啊……嗯啍……啍……啍……』隨著我的節奏擺動,
當手指加入,『啊啊……啊……啊啊……啊……』身體的扭動開始緩了下來,轉
為絲絲的抽畜,知道她快面迎高潮,這輩子沒見過高潮,我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瞬間一股熱流噴在舌尖與手指上,她抽畜
了好一下子才軟了下來。

  前戲完成,想想影片上的情節誇張是誇張,但也不是全唬爛的,看她累成這
樣還真有點不忍心繼續下去,但精蟲衝腦下我還是脫光了衣服轉身準備,看著我
拿出盒保險套,她搶了過去,『不要……我……我第一次……不想用……』。

  「啊!第一次?(糟了,我竟然沒注意到,我將為她開苞)那如果懷孕怎麼辦
?」

  『不會啦,我算過了,這幾天是安全期啦?』看她俏皮的說。

  「載上安全點啦!」還真有不安心的感覺。

  『吼!我都不怕你大男人怕什麼?』話還沒說完,她將我推倒開始玩起肉棒
來,『滋……滋……滋……滋……』聲音和動作隨有節奏的配合著,看著她專心
吸含著,不時挑逗的眼神,差點讓我把持不住,『嘶……嘶……滋……嘶……』
看我忍功一流下,她改用大奶攻勢,34D的乳房將肉棒夾住,舌尖在馬眼上挑弄
著,受不了這波的攻勢,沒多久就一洩千里,臉上和乳溝全沾滿我發洩後的精液
,她舌尖還故意舔了下脣邊的精液,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接連將身上能嚐的全
送入口,意猶未盡的她,還撲到身上再度朝肉棒舔去。在她為我清理結束,肉棒
又再現雄威。

  「這次一定把妳餵飽。」龜頭在蜜道口緩緩抽送,看她臉上充滿期待,應該
是準備好了,「你忍忍哦……」在進入前還是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我開始猛攻
剛才探到的敏感處。

  『嗯……嗯……嗯……啍……啍……』這一手使得她立刻就嬌喘連連,『啊
……』在咬她耳根同時,龜頭穿過了層阻礙,她的緊抓我的手臂,咬牙皺著眉頭
連痛都沒喊出來。

  「忍一下,我不動就不會痛了。」點了點頭,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吻過她繼
續向敏感點尋覓,肉棒可以感覺蜜道抽動的頻率,當抽動停下後就能開始。

  『嗯……嗯……嗯……嗯……』在她注意力再度被分散後,我緩緩的退出,
再緩緩的送入,『我好點了,不過慢一點。』

  「第一次剛開始會不舒服,等等妳就會舒服的拼命要了。」倆個人會心笑了
一下,緊擁在一起,只有下身不停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
淺一深、三深一淺,看小說書上都有說到,不管幾次深淺,我全試了一次,最後
還是喜歡按自已的來,看著上下晃動的雙乳讓邊抽插邊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逐漸加速的頻率讓
她再次進入肉慾之中,擺脫成為女人的痛楚,開始享受身為女人的快感,『啊…
…再來……再來……啊……啊……啊……啊……』,『哦哦……啊啊……韋誠哥
我愛你……啊啊……快快……』,從片語變成單字,當蜜道中開始抽動,她即將
再度高潮,我也不打算忍耐了,『快……快……有……有……有感……覺了……
啊……啊……啊……』在熱流噴上龜頭,我再度加快速度。

  『啊……我會……會死掉……啊……啊……』她身子抽動的更厲害了,就在
我發射要抽出的瞬間,曉玟竟將雙腳夾起,她同時也來了第三次高潮,安全期我
也不太在意,我們就這樣相擁到了早上。

  二個月後……

  『老公!我一個多月沒來了。』現在私低下她都這樣叫,就在和她剛做愛完
,曉玟貼在我胸口說著。

  「沒來?什麼沒來?」一時間我突然會意不過來。

  『就MC啊,一個月多沒來了。』

  「啊!不會吧,這樣準,等等去便利商站買東西回來驗驗好了。」我真的嚇
到了,真的有我要怎麼交待。

  『一條』、「二條,快看看說明書二條是陰性還陽性!」

  「啊!啊!陽性!這下事情大條了,都是妳每次都不讓我帶套,怎麼辦?真
的快變老公了。」冷汗流滿了我的背。

  『這要問你啊?』看著她狡猾的笑容,我似乎有被設計的感覺。

  『我知道你疼曉玟,不錯啊!疼到床上去啦,我看你怎麼跟媽還有姨丈交待
,曉玟就算了,你都幾歲了還這麼不懂事……(以下萬餘字省略),你現在怎麼辦
?』在硬著頭皮找大哥“

  談談”時還是免不了一陣罵,為得只是請他出頭舒通一下老人們。

  「就生吧,幸好曉玟沒有血緣。」

  『#@$%&……』又在一頓痛罵後隔二個月我們就結婚了,後來終於知道每次
曉玟說的安全期跟本是危險期,還死夾著不放就是為了懷孕。

沒有留言: